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开户

春节后地方债发行节奏有望加快 基建投资或成稳增长主要抓手,天

  春节后,地方债线月份地方债发行非常火爆,受到机构的疯抢。有公开统计显示,1月21日至1月31日,不到两周时间里,全国发行了4179.66亿元地方债,而往年1月这一数字为零。

  虽然近期暂无地方债发行安排,但市场对未来地方债的发行节奏仍比较关注。因为早在1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已经全国授权提前下达的1.39万亿元地方债要尽快启动发行。同时抓紧确定全年专项债分配方案,力争9月底前基本发行完毕。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获悉,短期发债速度可能继续保持较快的节奏,但未来发行热度可能仍会回归到常态,地方债发行或将是一个逐步降温的过程。加快地方债的发行,这源于基建托底需求仍强,从经济增长的需求端来看,基建投资或仍然是今年稳增长的关键所在。

  记者注意到,自1月21日,新疆成功发行2019年首批100亿元地方债,由此拉开了今年地方债发行的序幕。

  就在1月1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财政厅公开了当地2019年(一期)一般债券信息披露文件,计划1月21日公开招标发行100亿元的新增一般债券,债券期限为10年,募集资金用于脱贫攻坚、公共安全、农林水利、市政建设等重大项目建设,通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继新疆之后,许多地方也相继发债。据统计显示,河南、山东、福建、、天津、贵州、青岛、云南、江西、湖北、四川、安徽、厦门、甘肃、江苏、海南、、广西、、深圳、陕西、浙江等地相继发债。

  1月发债规模最大的是浙江省。1月24日,浙江省财政厅发布的多份债券信息披露文件显示,该省拟发行463亿元地方债,包括232亿元一般债券、231亿元土地储备专项债券。对于一般债券,本次拟发行的一般债券分为一期、二期发行,债券期限分别为5年期、10年期,计划发行规模分别为52亿元、180亿元。募集资金投向上,此次债券依法用于公益性资本支出,优先用于保障在建公益性项目后续融资。

  而231亿元专项债券用于杭州市、温州市、绍兴市、金华市、衢州市、丽水市等6个地级市的土地储备项目发行,各市额度分别为90亿元、45亿元、40亿元、25亿元、17亿元、14亿元。

  河南省1月发债规模也位居前列。1月15日,河南省财政厅披露“2019年河南省一般债券(一期)”和“2019年河南省土地储备专项债、洛阳轨道交通、棚改、区域医疗”等系列文件。此次河南拟发行地方债金额共计453.24亿元,其中,包括165亿元一般债券(一期)、122.74亿元土地储备专项债券、13.5亿元区域医疗中心专项债券、139亿元棚改专项债券和13亿元城市轨道交通专项债券。

  从发债的省份来看,地方通过发债所筹资金主要用于土地储备、学校、水利、环保、棚户区等基建工程。

  不管怎样,今年地方债发行节奏明显快于往年。对此现象,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固收首席分析师黄文涛对记者分析称,“这跟当前的宏观经济背景有很大关系。因为2018年四个季度P增速逐季下滑,PPI与企业盈利增速超预期回落,就业压力有所加大。再加上未来房地产投资、消费增速的放缓以及贸易战的不确定性,如果基建投资仍然像2018年那样处于低位,未来的经济增长与就业压力可能会比较大。”

  他还进一步解释,基建投资增速是在去年四季度有所企稳。因此,通过加快地方债发行节奏带动投资回升,既是去年年中以来政策放松的延续,也是缓解未来经济与就业压力的重要措施。

  国金证券宏观分析师段小乐也对记者说,“地方债发行节奏加快,主要是为了解决地方投资资金来源问题,稳定基建投资增速,经济增速过快下滑。一方面通过发债募集资金,支持地方基建投资;另一方面,不规范的地方‘负债’,鼓励有条件有能力的地方,通过‘显性负债’的方式进行募资。”

  未来发行节奏如何?黄文涛认为,1.39万亿元提前发行的地方债预计会在一季度发完。

  段小乐则预计,短期发债速度可能继续保持较快节奏。他的研判理由是从一些高频的经济数据来看,私人部门的消费和投资增速仍存在下行压力,比如:2019年1月制造业PMI仍在荣枯线之下,春节的旅游消费较去年仍有所下降;同时,地产销售增速相比2018年春节也有所下降,2月进出口数据可能同比转负。在私人部门消费和投资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需要通过部门的消费和投资来进行一定的对冲。此外,“规范的”地方债发行,是符合当前“金融监管”背景下的主要融资手段。因此,他认为,短期的地方债发行仍可能会保持较快的节奏。

  在此方面,近期,财政部预算司有官员表示,3月份全国批准2019年全部地方债务限额后,财政部会将批准的限额及时下达地方,由地方自行均衡发债,争取在9月底之前发行完毕。 这在受访人士看来,这意味着9月前要发完今年全年的地方新增债(包括一般债和专项债)。

  从发行结果来看,地方债1月份发行火爆,遭机构疯抢。1月28日,云南省3年、5年、7年、10年期一般地方债中标倍数分别为70.98、57.91、42.13、36.24,其中3年期投标倍数创新高。不仅如此,1月25日发行的省专项债“19债02”的认购倍数也为52.74倍。因而从目前来看,在发行额度与速度上都有望超过去年。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还预计,一季度地方债发行规模将达到1万亿元的规模,相当于2018年同期的5倍。

  不过,黄文涛认为,随着地方债定价调整为上浮25BP~40BP的区间后,绝大多数省份都按照上浮25BP的标准执行,地方债相对优势下降,认购倍数应该不会像以前那么高,但是节后资金面宽松,以及资产荒局面没有扭转,地方债认购倍数可能仍然较高,但后剩下的额度批下来后,地方债发行热度可能回归到常态。也就是说,总体来看,地方债发行或将是一个逐步降温的过程。

  曾在1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行和用好地方专项债券,支持在建工程及补短板项目建设并带动消费扩大。会议还决定,更好发挥专项债对当前稳投资促消费的重要作用。专项债募集资金要优先用于在建项目,防止“半拉子”工程,支持规划内重大项目及解决项目拖欠工程款等。在具备施工条件的地方抓紧开工一批交通、水利、生态环保等重大项目。

  黄文涛对记者表示,“从经济增长的需求端来看,基建投资仍然是今年稳增长的关键所在。”

  黄文涛从消费、出口与投资三驾马车来进行分析:首先,消费与出口都面临较大制约。消费方面,虽然有个税减免等政策的支持,但消费最核心的影响因素是居民收入,而居民收入是顺周期变量,在经济下行阶段,收入与消费大概率表现较弱;出口方面,除了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之外,全球经济趋弱也对出口构成较大制约。其次,从投资的三个主要构成部分看,制造业投资受制于企业盈利与产能利用率回落,未来空间有限;而房地产调控政策整体上保持了较严基调,投资大幅改善的可能性也比较小。这样来看,基建投资仍将是稳增长的主要抓手。

  不过,他同时指出,单单依靠稳基建投资,来稳定经济增长的效率不高、成本不低。因为在段小乐看来,第一,基建投资增速在2018年的出现下行,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在减弱。经他们测算,2018年前三季度,基建投资拉动实际P增速为0,较2017年同期明显下降。要经济增速的过快下滑,需要稳住基建投资增速,防止基建投资增速进一步下降,这就需要从资金来源方面给予基建投资支持,地方债是基建投资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第二,由于中国产能过剩、污染等问题依然存在,基建投资的成本正在上升、效率也有所下降,这就需要基建投资的力度和方向有所转变。基建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可能只是“托而不举”,基建投资也正在向着“学校、公园、公共设施、地下管廊、海绵城市”等“新基建”的方向转变。

  在基建投资方向上,据公开资料显示,1月22日晚间,四川省财政厅发布的2019年四川省一般债券(一至二期)以及专项债券的披露信息显示,该省拟发行207.18亿元地方债,其中就包括0.6亿元学校建设专项债券、4亿元成都市锦江绿道专项债券与8亿元成都天府空港新城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专项债券等。

  段小乐还指出,随着消费在经济贡献中的占比上升,单纯依靠投资拉动经济的难度也在上升。2018年消费和企业消费下降幅度较大,这就需要2019年消费保持一定增速,以稳定消费增长。

  根据商务部近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8.1万亿元,增长9%,保持平稳较快发展势头。消费连续5年成为经济增长第一动力,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76.2%,比2017年提高18.6个百分点。可见,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