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永乐国际开户

瑞银亚太固收主管:全球投资者尚未做好中国加入全球债券指数的准

  中国的债券自4月1日起被纳入国际指数。瑞银亚太固定收益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在接受《Finance Asia》采访时表示,他十分看好中国债券加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的前景,但是他担心全球尚未做好应对的准备。一是研究中国债券市场的相关人员较少,未来五年这方面的人才需求较大。二是交易时段仅限于亚洲时间。三是中国债券通过CFETS交易,必须以人民币结算,最后中资银行的国际化程度没有跟上的步伐。

  愚人节当天的消息,当属中国正式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为最大。当然,当任何金融市场参与者看到中国债券开始在国际舞台上占据应有的地位时,他们都不希望自己成为受影响的一方。正如美国前政策顾问吉米?卡维尔(Jimmy Carville)曾经说过的那样——如果“”真的存在,那么他希望重返债券市场,因为它(中国被纳入全球综合指数)可以吓到所有人。

  这正是许多外国基金经理目前的感受,因为他们面临着不得不与中国12万亿美元债券市场打交道的前景。

  预计在未来几年内,其它指数提供商,如富时罗素指数和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指数也将效仿。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瑞银亚太固定收益业务主管海登?布里斯科(Hayden Briscoe)解释了他为何如此看好市场的长期前景,却担心全球尚未做好应对短期影响的准备。

  我们估计,如果最后彭博将中国债券的权重提升至6%,加上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SWFs)的进一步资金流入,那么未来几年我们将看到3万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中国债券市场。

  许多人关注的是资管公司的资金流入。但我认为,他们低估了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将提供多少资金。每次我见到官员,他们的开场白总是关于如何获得更多的人民币资产?他们通常会说:“今年,我将把我在中国债券上的配置增加一倍。”

  这是一个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市场。它已经是世界第三大债券市场,我们认为它的规模将在未来五年内翻一番,成为世界第二。

  A:是的,但是我认为投资者需要关注的另一个方向是信用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信贷市场,我们认为,在未来五年内,中国的规模将与美国相当。

  一旦信用评级机构获准公开发布中国企业的评级,信用债也将被纳入这些指数。届时,中国的权重将从6%跃升至10%。

  值得注意的是,标准普尔(S&P)和惠誉(Fitch)将使用中国的评级标准,即投资级信用评级为AAA,高收益评级为AA。

  A:我认为是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在未来五年内,中国将占全球指数的20%-25%,这意味着资金流入将超过10万亿美元。

  如果中国只进入新兴市场指数,那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因为追踪这些指数的资产配置者要少得多。但问题是它正在进入发达市场指数,管理全球产品的基金经理不能忽视中国,因为市场太大了。

  有的甚至没有设立交易台。他们没有对中国债券市场了如指掌的投资组合经理。他们从未在中国国内做过交易。他们没有信用分析师。

  未来五年将会有一场疯狂的人才争夺战。当我说我只能用一只手计算出符合相关标准的人数时,那是我半开玩笑的说法(意味着有一半是真话)。

  在亚洲,如果你有五年的工作经验,就会被认为是老手,但这其实只是在“婴儿”阶段。

  在中国,谁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周期,中国国内的分析师也只是刚刚开始经历较大的宏观波动。

  从长远来看,这些巨大的变化对中国和世界都有好处。随着中国从以关系为基础的信贷转向债券市场,资本配置将更加有效。但从短期来看,新的市场力量和监管将创造出意想不到的反馈循环。

  另一个重要的考虑是,中国债券只在亚洲时段交易。如果你在美国,你会怎么做?这对美国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其他主要国家的债券市场通过Euroclear等全球清算机构进行24小时的交易。然而,中国债券通过CFETS(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交易,必须以人民币结算。

  这些都是中资银行,它们的国际化速度还不够快,无法跟上市场的步伐。它们的总部仍主要设在中国。

  A:大家都在争先恐后地做准备,这对我们来说也很困难。我们有一个完整的项目团队在做这件事,来完成40个基金的签约。

  以签约为例。我们在岸需要350人。我发现,如果我只一个人来批准所有这些项目,将需要两年半的时间。

  另一个挑战是我们希望在上海设立一个交易部门。目前没有任何税收。现在,我们接受,我们将按私人股本来缴税。

  这意味着,如果一个交易员为中国境外的全球基金做交易,那么它将在全球范围内被征收30%的税。因此,我们的交易员需要在离岸进行在岸交易。

  Q:你似乎是说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彭博是否因为想在中国销售大量终端而过早行动?鉴于其在全球拥有约32.5万终端用户,而国内竞争对手Wind已经拥有100万用户,这一定代表着一个黄金机遇。

  A:显然,我不能代表彭博回答这个问题。但我能说的是,它一直在投资大量的中文内容。我可以在终端上,

  你必须把它交给中国人。他们已经做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来满足纳入标准。我们参与了与监管机构和指数提供商的讨论。

  中国人一直很。他们说:“你给了我们一份你想要的所有东西的清单,我们都满足了——清算、没有配额、交易体系等等。”

  A:历史表明,对外往往会遇到一些问题。美国也在上世纪80年代成为储蓄和贷款危机的者。

  多余的钱通常都用在了住房上。但我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中国。我认为,银行最终将获得的过剩资金,更有可能进入股市。

  然而,如果每个人都决定只持有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的话,那么就没有足够的债券分配。将不得不发行更多债券并”冲销“这些资金。

  理解它如何做到这一点,将是我们需要着手解决的最重要问题之一。中国获得的贸易顺差,是通过投资美国国债来”冲销“的。

  A:目前,违约率每年都在翻倍,但基数非常低。总体违约率不到贷款总额的1%。对于这样一个幅员辽阔、多元化的国家来说,这是相当健康的。

  Q:你认为外国投资者能帮助中国私营部门融资吗?他们会因为私营企业比国有企业经营得更好而青睐私营企业吗?

  A:我认为他们会收购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国有企业,比如中国铁总公司或三峡集团,因为投资者更喜欢国家的支持。尽管一些国有企业的债务指标可能看起来不太好,因为它们是高度杠杆化的公用事业企业,但投资者知道将继续支持它们。

  A:我们主要经营国债和金融债。我们从未购买过任何地方融资平台(LGFV)债券,因为没有二级市场的流动性。

  A:我们表示完全理解他们对信贷的担忧。但他们需要开始投资研究,并开始从战略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

  大多数首席投资官没有提到中国,是因为他们以前无法进入中国市场。我们收到了很多关于中国应该在资产配置中处于什么的问题。

  我们认为,中国非常适合全球综合基金。如果你看看2008年以来的世界,就会发现,随着收益率暴跌,全球出现了一次重大的结构性突破。

  但他们仍然需要满足收入要求,因此他们转而进军新兴市场。这达到了他们的收入要求,但也提高了他们投资组合的整体风险。

  另一方面,中国为经营多种资产组合的经理人提供了最高的实际收益率之一。它有一个足够大的流动性市场可以参与其中。

  大多数人也没有意识到,中国债券的走势类似于美国国债,与风险资产呈负相关。如果投资者希望获得收益,希望债券市场能够反弹,并具有防御性,那么中国正符合所有条件。

  Q:这对新兴市场债务构成风险吗?这难道不意味着中国的债券收益率应该会很快下降吗?

  我认为高收益率可能还会持续10年。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从6.5%下降到5%。但中国经济将变得更加平衡,因为中国将减少对重工业的依赖,更多地依赖消费者主导的需求和创新。

  A: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来说是一场净化心灵的事件。自那以来,中国一直在积极减少以美元计价的结算。

  其中最关键的时刻发生在一年前,当时中国建立了可以人民币和黄金结算的石油合约。现在这一数字占世界石油市场的18%。

  现在的情况是,中东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将石油卖给中国,以人民币支付,然后将这些现金再循环注入中国债券(CGBs)。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其他大商品上,比如铁矿石,它们都已在大连期交所上市。

  中国的另一个独特之处是,它将人民币纳入CFETS货币篮子的管理方式。我认为,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他们会在货币篮子中加入一个货币成分,这将降低外汇市场的波动性。

  A:这对世界来说常积极的,因为美联储的政策正在推动全球宏观经济的波动。我们需要有人来与之抗衡。

  我们希望是欧洲和日本,但这从未发生过。以另一种货币计价的交易将使世界受益。

  国际贸易额曾经是世界P的三倍,现在小于一倍。这并不是因为增长放缓,而是因为亚洲不再需要从欧洲和美国进口产品,然后在该地区重新包装。

  中国人一直很聪明。他们已经允许银行直接在岸结算人民币。这意味着我可以与那些我已经接触过的实体进行现货和远期交易。

  每当我们离开客户会议时,我们总是强调理解所有这些是多么重要。我们告诉他们,即使他们现在不想购买中国债券,他们也确实需要开始研究这个市场。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完)